逝者丨父亲的钢鼓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宋杨 日期: 2018-12-30

“如今父亲离开我们六年了,他的人生丰富多彩,他对待事业的执着、投入、激情满怀和不轻言放弃,我永远铭刻在心。”

9月,单田芳先生辞世的消息传来,他沙哑的嗓音立马再次回荡在我的脑海中,把我带回到上世纪80年代的童年时光: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直射进来,伴随着广播中的评书《三国》,父亲烹饪的炸酱面或猪肉大葱馅包子散发出诱人的香气。那时的父亲常穿着工人蓝色长褂,围着煤炉灶台忙前忙后。母亲上班忙,我的上下学接送、中午饭大多由不坐班的父亲负责。

他的工作很神秘,每天把我送去学校后,就在家附近的空地上忙活:戴着护耳罩、抡着重锤改造汽油桶。外人误以为他是个修理搪瓷锅的工匠,甚至找他维修。一段时日后,家里多了一些能发出清脆声音的独特物件儿——钢鼓,—种起源于中美洲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民间打击乐器。

是一次偶然的机会,父亲在一本杂志上见到了一篇介绍钢鼓的文章,又在中央音乐学院看到了这一独特乐器。或许是被它美妙的乐音所吸引,或许是为钢鼓演奏的大型交响乐所惊叹,曾在沈阳音乐学院主修大提琴、副修打击乐,作为新影乐团(现中国电影乐团)大提琴演奏员的父亲对钢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开始了近五年的研制工作,并和钢鼓结下了长达三十多年的不解之缘。

当时面对外方的技术封锁,父亲的研制工作异常艰辛。钢鼓制作是一项综合性的工艺技术,学音乐的父亲对此一窍不通。于是他到钢铁厂、搪瓷厂四处求教、寻求帮助,最终凭着坚强的毅力和体力,攻克了一个个难关,制作出不锈钢钢鼓。而他的身体也因为常年捶打、制作钢鼓而积劳成疾。

1980年,新影乐团临时组建的我国第一支钢鼓乐队在北京首次演出了。一群穿着蝙蝠衫、喇叭裤的音乐家在台上又扭又跳,这种模仿黑人演奏家的演奏方式,在文化禁锢的年代掀起一阵“旋风”,让观众大开眼界。现在想来,当时的父亲穿着特制的演出服,打着节奏明快的乐曲,格外帅气;然而那时的我,因为看惯了父亲的朴素衣着,总觉得异样,甚至有些无法接受。

1980年10月,特立尼达和多巴哥“卡塔里全星钢鼓乐队”应邀来华,他们观看了新影乐团钢鼓乐队的演出。在乐曲《芒果》《金蛇狂舞》演奏完后,外宾不禁欢呼跳跃起来。父亲那时经常不在家,随钢鼓乐队到武汉、成都、重庆、西安等地巡演,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欢迎。

上世纪80年代中,一位老师向父亲介绍了德国奥尔夫教学法,就是利用打击乐对中小学生进行“节奏”教育。父亲听后动了心,几年后,他把钢鼓带到了北京的中小学校以及工厂、部队、酒店、村庄,培养了不同行业的业余钢鼓乐队。

白天,父亲骑着自行车到学校去辅导学生,从教授打击乐的基本功、讲解乐曲的风格,到指挥乐队分声部排练,父亲都亲力亲为。在家里,父亲并不爱说话,但到了舞台上,他立马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精神百倍,有时几乎是亢奋地在指导学生。夜晚,他就忙着作曲,改编创作了《拉德斯基进行曲》《春江花月夜》等百余首中外钢鼓乐队总谱。

1987年,他接受了北京市教育局的聘请,担任北京市中学生金帆艺术团、小学生银帆艺术团的艺术指导。他带领着学生钢鼓乐队参与过各种重大比赛和演出任务,人民大会堂、天安门广场都留下了他西装革履的指挥身影。

2002年,父亲在外交部的支持下,去到了钢鼓的故乡特立尼达和多巴哥,进行文化交流,并在当地电视台演奏钢鼓。当他见到当地的钢鼓和他自己研制的钢鼓如出一辙时,格外兴奋。看到那里人人热爱钢鼓,父亲不禁感叹钢鼓是一门老百姓的艺术。回国后,他更加致力于钢鼓的普及工作。

如今父亲离开我们六年了,他的人生丰富多彩,他对待事业的执着、投入、激情满怀和不轻言放弃,我永远铭刻在心。

?

宋庆忠(1936-2012) 山东人,音乐家、钢鼓专家

文? 宋杨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@126.com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
你的评论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8期 总第586期
出版时间:2019年03月25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
粤ICP备10217043号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
联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
网站地图 申博手机下载版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网址
菲律宾申博在线开户优惠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www.888msc.com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址登入
申博直营现金网 ag真人娱乐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登录不了
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 777老虎机游戏
真钱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 真人百家乐 澳门银河赌场